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章 爷疯疯一窝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大郎。”
  
  提灯的仆役领着陈胜从郡衙内走出来,等候在大门外的陈刀迎上来,给他递了一个询问的眼色。
  
  陈胜笑着摇了摇头,回头看了一眼郡衙的铸铁牌匾,心下略略有几分失望,还有几分苦涩。
  
  任谁费劲心力、抱有极大期待的谋划大半个月,一朝成空,心头都总会有几分失落的。
  
  他自然也不能免俗……
  
  以前他听陈三爷和陈虎他们说到,大周阶级壁垒坚固,非官宦世家很难觅得官位之时。
  
  他口头也表示认同、惊讶。
  
  但实则心头是有些不以为然的。
  
  总觉得,是他们的运作手法有问题,没能真正打通一些关节。
  
  这或许就是聪明人的通病,尊重客观事实,但更相信自己的能力!
  
  直到这次他自己一头撞在大周的阶级壁垒上,撞了一个大青包之后!
  
  他才终于明白,大周朝的阶级壁垒到底有多坚固!
  
  熊完那句话,并不是因为忌惮行商陈家,或是因为看重他陈胜的能力,才会有那一问。
  
  相反,正是行商陈家在这一连串事件之中表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足够支撑陈胜走到这个阶级壁垒的门槛前,熊完才会有此一问。
  
  意思就是,你们家的实力已经够格了,现在只要你肯接受联姻,那以后大家就是自己人,官位自然也就不再是问题。
  
  呵呵……
  
  联姻?
  
  “tui~”
  
  陈胜不屑的一口唾沫吐在了郡衙的大门外。
  
  他可以用很多代价去换取贼曹掾的职位。
  
  但绝对不包括他的婚姻!
  
  他的老婆,只能是赵清、也只会是赵清!
  
  每一个男人,年轻的时候或许都曾想过什么三妻四妾、什么家中红旗不倒外边彩旗飘飘,爱好什么这丝那丝、什么大长腿,什么童颜什么。
  
  但当青年时期的躁动渐渐消退,人生的阅历、修养慢慢成长到一定程度的时候,这些曾经极具视觉冲击力的东西,都会一点一点的平淡,直至完全变成浮云。
  
  就会慢慢懂得,多好喝的美酒,也不如清晨的一碗温热白昼。
  
  就会慢慢懂得,多好看的皮囊,也敌不过一盏深夜等你回家的橘黄灯光。
  
  就会慢慢懂得,多温柔的言语和神态,也换不回一颗贴近你、理解你的心。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
  
  从来都不是失败者的无奈之举,而是成功者的明智之选!
  
  大周很烂。
  
  赵清是他在大周收获的最大惊喜!
  
  他怎么可能会为了一个锦上添花的官位,去让她伤心?
  
  不过也好……
  
  老子规规矩矩的按照你们的规矩来敲门!
  
  你们不给开!
  
  下次再来……
  
  老子就拆了你们的高墙大院!
  
  吃屎去吧,扑街!
  
  陈胜调整好心态,带着陈刀往北城行去……赵清还等着他回家喝鸡汤呢!
  
  然而他二人还未走远,就听到一阵暴烈的马蹄声打破夜幕,自东边迅速由远及近,径直奔向郡衙大门。
  
  “是战马!”
  
  陈刀听了一耳朵后,便笃定的对陈胜说道:“怎么晚进城,肯定是出什么事了!”
  
  “东城门……拓县、昌邑方向?”
  
  陈胜迅速脑海中过了一遍陈郡的地图后,便毫不在意的摇头道:“和咱家无关,回家吧。”
  
  陈守而今在陈县以南的新阳附近,若是和陈守他们有关,报信的人应该打南城门入城。
  
  郡衙就在南城,根本就不需要从东边绕过来。
  
  陈刀点点头,跟上陈胜的步伐。
  
  ……
  
  半夜。
  
  沉睡中的陈胜忽然惊醒。
  
  他睁开眼,看了一眼窗内轻纱似的月光,感觉离寅时还早,就翻个身继续睡。
  
  然后闭上眼睛睡了许久,却又睁开了。
  
  “熊完老贼,老子与你势不两立!”
  
  他郁闷的低骂了一句,翻身而起,摘下墙上的锐取剑推门而出。
  
  处暑前后,正是秋高气爽之时,夜里明月皎洁、星河璀璨,不借灯火,也能清楚的看到脚下的路。
  
  他穿过后院耳房,进入前院。
  
  刚刚迈入院坝里之中,就有一道人影从厅堂的房顶上跃下,落至他面前。
  
  陈胜也不觉得害怕,定睛看了一眼,就笑道:“陈六叔,今晚是你执夜啊!”
  
  显然易见,从房顶上跳下的这位便是跟随陈刀从幽州军中卸甲归陈县,加入行商陈家的十四名幽州老卒之一。
  
  他们总是沉默寡言,平日里即便与陈刀之间的对话也极少,而且他们十四人除了面容,平日里的打扮、气质,都像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陈胜最开始就老是把他们的人和名字对错号,索性就以他们十四人的长幼排序称呼他们。
  
  又因他们都如陈刀一般,不是他伯父家中的家臣、家将之子,便是他伯父家中收养的战争孤儿,皆以陈为姓,陈胜便在他们的排序面前前边加上姓氏,用以与行商陈家的陈姓叔伯们区分开来,
  
  称呼的时间长,更记不清他们的名字了……
  
  来人点了点头,诧异的问道:“你今日怎起得这般早?这可刚过丑时!”
  
  陈胜无奈道:“被晚上的事儿给气到了,醒了就睡不着了……六叔,陪侄儿过两手?”
  
  来人看了看他手里的锐取剑,摇头道:“还是算了,俺学的是战阵搏杀之艺,你学的也是战阵搏杀之艺,都收不住手。”
  
  陈胜想了想,便认同的点了点头,与他挥了挥手,提剑走入院中。
  
  “铿。”
  
  锐取剑出鞘,雄浑的破空声似乎狂风呼啸,响彻庭院。
  
  陈胜挥剑翻转,招式时而迅疾毒辣如毒蛇吐信,时而沉凝磅礴似大江奔涌浩浩不可挡。
  
  锐取剑在手,举轻若重、举重若轻两种截然不同的剑势,随剑招变幻不停,剑路也随之飘忽不定、波谲云诡
  
  一柄重剑无锋、大巧不工的青铜战剑,配合一套刚猛霸烈,杀伐无双的七杀剑。
  
  愣是被他使出了刚柔并济、明暗兼并的效果!
  
  但这种改变,却并未削减七杀剑内里的杀意,只是将原本如同山洪暴发一般疯狂、暴烈、一去不回便一去不回的决绝杀意。
  
  按耐成千百暗流涌动的大江大河一般,外表之上看似平静、淡泊、不争不抢,但吞进去千百人也不见水花!
  
  相比原版的决绝杀意,这种绵里藏针的打法,跟更符合陈胜对于自己的定位。
  
  他是打心眼里的敬佩始皇与霸王,一个有气吞六合的气魄,一个有气吞六合的豪情!
  
  但他更清楚,自己既做不成始皇,也做不成霸王。
  
  学不会。
  
  也不想学……
  
  一套七杀剑毕,陈胜忽感周身气血似有勃发之意。
  
  他心下一喜,随手一抛,锐取剑便如同刀切豆腐一般插入了坚固的青石条之中,拉开架势打起杀生拳。
  
  先前这半个月内,他除了运作官职之事之外,倒也不是什么正事就没干。
  
  他先后消耗了4200点,将服食炼养术从初学乍练级,一口气提升到了登峰造极!
  
  他提升这门杂技的本意,原是为了应付那些大大小小的宴会,毕竟场场都是他一个挑一群,没点酒量食量,他还真顶不住那些十几二十岁的同龄人轮流灌酒。
  
  但这门杂技带给他的收获,却是令他极为惊喜的……一食三斗、一饮三坛,三五日才入厕一次,哪怕坐着不动,他的血气也处于增长之中!
  
  黑熊掏心!
  
  双龙抢珠……
  
  不知过了多久,庭院之中突然炸开一溜儿清脆、强劲的骨鸣声。
  
  声音连贯得就像是放鞭炮一样。
  
  “咚。”
  
  厅堂房顶之上的人影,再一次落入了庭院之中,惊讶的上下打量高举着拳,全身僵直的陈胜:“大公子,你这就锻骨七重了?”
  
  此刻陈胜全身的血气都像是失控了一样,在他体内疯狂的乱窜,带动肌肉剧烈的舒展、痉挛,丝丝缕缕肉眼可见的热气儿,自他周身的毛孔之中喷出来,几个弹指间,他全身皮肤就红得像是煮熟的大虾一样。
  
  他想笑,结果脸上的肌肉却不怎么听他使唤,眼斜嘴歪的像个智障儿一样。
  
  想说话,舌头和声带也不听他使唤,只能发出“阿巴、阿巴”的声音。
  
  但这点小问题,完全不能影响他心头的兴奋。
  
  七重了!
  
  从三月初接触武道开始,已经半年了!
  
  终于七重了!
  
  太不……呃,容易倒是挺容易的,就是有点抓心挠肝。
  
  毕竟,哪个男人不想像陈刀那样,一跃两三丈高,一刀劈出丈余长的刀气呢?
  
  来人乐不可支的瞅着陈胜眼斜嘴歪的模样,呵呵的笑道:“挺着吧,俺去给你唤军侯。”
  
  都是从锻骨期走过的习武之人,他们太明白陈胜现在这个状态的难受了。
  
  不过没大碍,也就只是一个由外向内的转变过程。
  
  他转身快步向着西厢房奔去。
  
  不一会儿,只穿着一件里衣、还睡眼惺忪的陈刀,就从天而降,准确的落到了陈胜的身前。
  
  他上前一打量陈胜现在的模样,而后就一掌轻轻落在了陈胜的肩头。
  
  陈胜只觉得自己的肩头微微一沉,然而后感觉到一股滚烫的热流缓缓自肩头融入他的体内。
  
  他起先还心头一松,觉着有陈刀相助,很快就能收束好体内这些跟脱了缰的二哈一样的血气。
  
  没陈向,热流的融入他体内之后,他体内的血气非但没有规规矩矩的老吃下来,反而像是脱缰了的二哈吃了一大把枸杞一样,折腾得越发的兴奋了。
  
  霎时间就像是周身的麻筋都被触碰了一样,一下从脚指头尖尖,麻到了头皮尖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