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268章,害怕的发现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邹青竹玩耍时不慎摔了一跤,伤到了左脚骨头。
  
  放空一阵后,回过神来的张宣来到客厅,给滞留在沪市的杜双伶去了电话。。
  
  “喂,你好。”
  
  接电话的是一个中年女声,是文慧妈妈周容。
  
  张宣问候:“阿姨早上好,我是张宣,找下杜双伶。”
  
  周容看一眼卧室方向回答道:“她们还没起床,你稍等下。”
  
  还没起床?
  
  张宣看看早已大亮的外边,再看看时间,6:45
  
  确实尚早。
  
  两分钟后,杜双伶急急忙忙从卧室出来。
  
  拿起听筒就轻声解释道:“昨晚我和文慧她们打扑克牌升级,睡得比较晚。
  
  你怎么起这么早?”
  
  话音刚落,她一下又反应过来了:“你是不是通宵,到现在还没睡?”
  
  “嗯。”
  
  张宣应一声,不等她急眼就补充说:“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定稿了。”
  
  闻言,刚才还满腔怨念的杜双伶立刻堆满了笑容,惊喜问:“真的吗,新书定稿了?”
  
  由于太过激动,杜双伶此刻的声音不知不觉有些大,厨房里准备早饭的周容听得都不由探出半个头。
  
  “当然,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太好了,亲爱的,我为你骄傲!”
  
  隔着电话感受到她的激动心情,张宣像喝了蜜一样幸福。
  
  把脚搁在茶几上:“邹青竹的脚好些了没?”
  
  杜双伶回答:“好的差不多了,已经能自由活动了。”
  
  张宣迫不及待问:“那你们什么时候回来,没有你们的日子,菜不好,我饭都吃不香。”
  
  杜双伶告诉他:“医生说,还得观察一礼拜。老邓厨艺那么好,你可以去楼下老邓那里蹭饭的嘛。”
  
  张宣说:“我脸皮薄。”
  
  杜双伶听了只是笑。
  
  “哎...”
  
  张宣叹口气,把老邓和鲁妮同居的事情说一遍:“这对狗男女现在天天赖床,我也不好意思经常打扰。”
  
  杜双伶扫一眼周边,嫣笑着嗔怪:“哪你这样说人家的...”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就着家常琐事聊了十多分钟,临了杜双伶低声说:“我挂了,这不是自己家,电话霸占太久不好。”
  
  “好,挂吧,注意身体。”
  
  “嗯,你也注意身体,定稿了就别再熬夜了。”
  
  挂断电话,张宣按照计划,手指一阵拨弄,给陶歌打了去。
  
  嘟嘟嘟....
  
  对不起,您打的电话正忙,请稍后再拨....
  
  占线?
  
  张宣盯着座机几秒,又拨打一次。
  
  嘟嘟嘟....
  
  真的占线。
  
  想了想,又开始拨号,这回是米见家。
  
  咚咚....
  
  两声就接了。
  
  “喂,哪位?”米沛问。
  
  张宣说:“叔叔早上好,我是张宣,找下米见。”
  
  听到张宣自报家门,米沛一点都不意外,从刚才的来电显示区号是粤省时,他隐隐约约就猜到了。
  
  米沛告诉说:“米见和她妈妈去外婆家了,要过几天才回来。”
  
  张宣好想脱口而出“那把米见外婆家的电话告诉我吧”,但他忍住了。
  
  他怕米沛这小心脏受不了。
  
  客套几句,结束通话后,张宣有些无聊了。
  
  对,就是无聊。
  
  骤然从高压中解放出来,感觉闲的慌。
  
  打开电视,张宣像烂泥一样软在沙发上,看了会新白娘子传奇。
  
  可是看到许仙掀开蚊帐见到是一条蛇的这一幕,张宣也跟着吓了一跳。
  
  他娘的,他最怕蛇和鬼了。
  
  赶紧换台,换到羊城电视台。
  
  电视里正在放歌,放的是陈星的“流浪歌”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
  
  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
  
  冬天的风夹着雪花,把我的泪吹下啊
  
  ...
  
  走啊走啊走啊走,走过多了年华...
  
  前生每次听这首歌,张宣总能从纷乱中静下来,思绪会飘到小时候。
  
  走啊走啊走啊...,就在他不自觉跟着哼唱的时候,茶几上的电话响了。
  
  电视调静音,接电话。
  
  电话一通,陶歌直接问:“你是不是定稿了?”
  
  “对,就半小时定稿的。”张宣如是说。
  
  陶歌满是期待:“大结局怎么样?”
  
  张宣非常自豪地说:“我很满意。”
  
  听着他自信地语调,陶歌大大松了一口气,随即告诉他:“姐马上去订机票,挂了。”
  
  “好。”
  
  电话短而快,张宣把听筒放回去,继续跟着陈星唱流浪歌。
  
  流浪歌后面是杨钰莹的“让我轻轻的告诉你”...
  
  哎,这姑娘漂亮,可惜了...
  
  张宣直接关了电视,回房睡觉。
  
  外面开始下雨了,雨越下越大,雨珠子被风吹在玻璃窗上,噼里啪啦作响。
  
  张宣卧床呆呆地听了会,最后慢慢睡着了。
  
  这一觉睡得很沉,要不是中午有人在外面大喊“表哥,表哥...”
  
  估计还能把下午也睡过去。
  
  恍恍惚惚睁开眼皮,张宣还是感觉头昏脑胀,不想起。
  
  “表哥,表哥,你在家吗?”
  
  杨蔓菁一边拍门,一边喊。
  
  “他在家,他应该在睡觉吧,姑娘你用点力气,他就会醒了的。”这是老邓的声音。
  
  自从张宣跟他吹了一回牛逼后,老邓就从斯文变成了败类。
  
  对张宣的语气是一天不如一天。
  
  态度简直称得上恶劣。
  
  “表哥,表...”
  
  第三波拍门,杨蔓菁的喊声噶然而断,因为门突兀地开了,因为她看到了一张不耐烦的脸。
  
  “大白天的鬼叫什...”张宣极度郁闷,一开门就打算教训教训这个表妹。
  
  在他看来啊,表妹都是拿来教训的,不教训白不教训,教训了还想教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