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0841章 各种意义上的帅呆了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马得福发懵中,马喊水又递出一根烟给张树成,才笑道,“对了得福,水花回来了,是和那位赵医生一起回来的,不过他们是为了采摘长在咱们村子两里外的一些野生枸杞来的。”
  
  “赵医生是好人啊,大善人,咱们村就你学问高,等下多在赵医生身边跑跑,出点力,他可是把你姑的病都治好了,再也不用担心发病了。”
  
  “也是托赵医生的福气,不止咱们涌泉村,就是整个海吉去大毛熊做生意的人,发展起来才会那么顺利,你可得好好感谢下赵医生才行。”
  
  马得福的姑姑马秋水,是马喊水的亲妹妹,七三年的时候闹饥荒,涌泉村和后山黄家梁为了抢一小山坡野菜打起来了,马秋水头上挨了一棍子,就开始出事了,动不动有疯癫的趋势,那年她才18岁。
  
  挨一棍子打出精神疾病,跑了多家医院都看不好,还是和马得福姑父结婚,生了孩子就是马得福表弟尕娃后,才慢慢自愈了,八三年,姑父去外地打工,一去再无音讯,马秋水就开始犯病,这些年都是时好时坏。
  
  也是尕娃越长越大,她的精神状态才逐渐稳定,发病的少了。
  
  但发病少,不是不发。
  
  赵学延再次来采第一代异变枸杞果时,和水花去了趟村子看情况,顺手治疗……
  
  除根了。
  
  这让马喊水激动坏了,那是他亲妹妹,还是在一个村子里的,现在1991年,他妹妹也才36岁啊,一发病就是纯疯子,只要身边没人照看就乱跑,跑丢。
  
  更别提赵学延还顺手治愈了一波其他老年村民的一些各种慢性疾病,除了收点草药钱其他什么也没要。
  
  连带的水花都在村子里威望大增了。
  
  毕竟能把赵医生这样的神医带回村,免费义诊一波,是李水花带去的啊。
  
  至于王德清和一群病患家属,带着马喊水、白崇礼一次次跑大毛熊,都是赵学延打电话,让跑出多次经验的乔一成、宋清远等人联系出售、进货渠道的。
  
  便利上就方便太多了。
  
  就说一个语言沟通问题,海吉有几个精通俄语的?交流都不通,你买了东西运到莫斯科,卖给谁?怎么卖?
  
  买什么更能赚钱?这也是问题。
  
  这一个个方面下来,赵学延在海吉也是名声响亮的人物,张树成都惊喜道,“赵医生来了?那我得去拜访下。”
  
  他也知道很多人都感念着赵医生的人情呢,若是能说动赵医生帮忙劝说村民移民吊庄……肯定会增添不少顺利。
  
  马喊水直接抓住了老张胳膊,“张主任,你可别添乱,移民吊庄我是大力支持的,也一直在给大家做工作,赵医生来采药,本就是奔波很远的忙碌工作,别为了小事打扰人家。”
  
  张主任,“……”
  
  马喊水都笑道,“放心,我再跑一趟莫斯科,再拉回来几辆卡车,然后再办一个砖窑厂,水泥厂,多了不敢给你保证,我们村,至少能拉八成人去吊庄。”
  
  张树成大喜道,“那老哥,这些事就拜托你了。”
  
  平原荒野上盖房子,最缺的不就是砖窑之类么,老马村长敢把这个厂子盖起来,那别说涌泉村的村民容易搞定,其他如苦水村、黄家梁等地的青壮,也可以进厂工作啊。
  
  一段时间后。
  
  老马拉着老张去做事了,马得福则是骑着自行车,在马德宝带领下,抵达了两里外的一处山坡,隔着远远的,他就看到了赵学延正和李水花、外加村里几个长辈在几株枸杞树前聊天。
  
  马德宝加速骑了几十米,大笑着喊水花姐,随后才跳下车,恭敬的喊赵医生,更指了指马得福。
  
  马得福也是小紧张的上前,客气招呼。
  
  简单客气后,赵学延开口道,“得福你是农校毕业的,文化高,那我现在说的,你尽量通知下附近邻里,千万别让人偷摘这些枸杞果,包括树叶。”
  
  “这些大自然异变的枸杞果,也有其他种类枸杞养肝补肾明目等功效,但它也有不少毒性,私自采摘吃掉,容易出事,这种影响健康的事,一定要重视。”
  
  这一代异变枸杞,毒性如何……四肢粉碎性骨折的大骗子山姆最有资格谈论了。
  
  而从正月初五第一批枸杞果彻底成熟,到现在夏天,枸杞果已经成熟四批了,第二次第三次,是赵总夜里飞来摘走的,这次嘛,看它超效的开花结果成熟速度,还是好好和附近村民谈一下更好。
  
  马得福惊讶道,“毒性?”
  
  赵学延点头,“是药三分毒,更别说这是大自然异变的新品种了,我可以出些钱,雇佣一些村民看护它们。”
  
  马得宝急忙道,“赵医生放心,我一定带人看好这些枸杞,不会让人偷吃或误吃。”
  
  赵学延失笑,“好,那事情就交给你了。”
  
  有了跑去大毛熊做生意的波澜,眼前的马得宝估计就不会像原故事那样,带着尕娃和水旺一起爬火车,偷东西,还把表弟尕娃弄丢,最终让马秋水疯的越来越厉害的未来了。
  
  他未来各种搞事,包括尕娃丢了后,自己又跑出去找尕娃,不小心被卖进黑煤矿……
  
  那都是为了挣钱,为了拼个前途。
  
  现在小家伙不止学会开卡车了,老马还打算建自己的砖窑厂,水泥厂,运输车队,生意有的忙了。
  
  笑过,赵学延再次道,“吊庄那个位置,其实很适合种植葡萄,以后不管是制作成葡萄干,还是酿成葡萄酒,都不会差,你们到那边移民安稳了,可以多推广下葡萄。”
  
  “尽管种,不管以后种出来多少,都可以销给我。”
  
  吊庄基地先是从移民村发展成镇,再到区,最后的葡萄产业的确很发达,葡萄果实也足够优质,提前点明这点,让移民村有个有奔头的产业也不错。
  
  …………
  
  一天后,从银·川前往南都的火车上,赵学延和李水花走到软卧客舱,推开门那一刻,看到卧铺里已经坐了一个脸熟的青年,赵学延都意外招呼道,“帅哥,挺悠闲啊。”
  
  正坐在左侧下铺一边嗑瓜子,一边看报纸的青年惊讶抬头,看看赵总再看看李水花,笑道,“来一点?”
  
  等他把瓜子分了一些出来,双方客气交流后,赵学延也确认了这是谁,皖省、霍山人,雷泽宽。
  
  20来岁的年龄段,老雷还是很帅气的,人也很热情开朗。
  
  即便大家是初识,嗑着瓜子就逐渐熟络起来。
  
  赵学延有点小无语,他还签到出了一个神通来。
  
  天下无拐,神通发动需要人道功德,根据不同的人道功德值数,发挥不同程度功效,会让一个个拐卖孩子妇女的人贩子,在拐卖过程自动露出破绽。
  
  这就真的……
  
  赵学延已经回忆起了和雷泽宽相关的一切,一个家境殷实,跑运输搞果园承包的老实人,突然间孩子丢了,然后家也崩了,为了寻找孩子,他开着摩托在外面跑了15年,跑坏了许多辆车,跑遍30多省份地区。
  
  风餐露宿了后半生,有家不敢回,因为怕家人失望,丢孩子是雷泽宽和媳妇出去工作,母亲在家带着,一转身就丢了。
  
  他寻找孩子的十几年,母亲活着活的特别小心翼翼,不是生活,是在受罪。
  
  媳妇同样一直深受折磨和煎熬,还要担心母亲会想不开……好好一个家就因为一个人贩子,拐走孩子卖掉几千元,彻底崩碎。
  
  他上次让项北方帮他约一些监狱体系的大佬,想进监狱找些人交流什么,就有搞人贩子的心思。
  
  但赵学延没想到会在这个地方,遇到雷泽宽。
  
  这个……雷泽宽结婚是95或96年,孩子雷达出生是97,然后在1999年9月21号下午,就在霍山他们雷家村里被拐的。
  
  现在1991年夏。
  
  偶遇老雷,他除了在表面上客套一些外,一时间也不知道该不该提醒下什么。
  
  嗑着瓜子说笑中,赵学延就花了10点人道功德,打算试一试天下无拐这新神通的效果。
  
  系统描述的神通功效,还是很不错的啊。
  
  人道功德损耗那一刻,火车也启动了,这个软卧包厢里也并没有进来第四人。绿皮车况且况且的声响里,几人正有说有笑呢,一道焦急的广播声就响了起来。
  
  “各位旅客,3号车厢有乘客突发疾病,情况危急,若旅客当中有职业医生,希望大家能站出来帮一下……”
  
  等广播扩散一遍,继续播报时,赵学延就起身了,李水花也果断打开箱子,从里面找出了急诊箱,雷泽宽意外道,“你是医生?”
  
  赵学延点头,说了句去3号车厢看看,雷泽宽都放下手里东西道,“我也去看看,有需要帮忙的尽管说。”
  
  现阶段的雷泽宽的确是个开朗热情的棒小伙。
  
  片刻,等赵学延带着人抵达3号车厢,在乘务员帮助下,就抵达了出事的病人身前,匆匆一看,捂着胸骨不断喊疼,还大出汗、时不时想吐,又没呕吐物的女青年,情况有点小吓人,脸色都凄白的不正常了。
  
  而她邻座则是一个抱着孩子的男人,正激动且无助的向左右求助。
  
  赵学延道,“大家散开一下,我是医生,这位女士可能是突发心梗……”
  
  在左右许多道目光注视下,赵总就是搭脉,然后招呼水花拿针灸,十几针下去,她的疼痛感和其他症状就开始缓解。
  
  又过了几分钟,女子不止不捂心喊疼了,出汗也没那么急了,呕吐感都消失了,邻座男子这才激动的握住赵学延的手,不断感谢。
  
  左右都响起了一些掌声,叫好声。
  
  当乘务员也激动的端着水杯,问逐渐好转的女子要不要喝水时,赵学延才突然从男子怀里,把孩子抱了过来,“不对,你这孩子不是正常睡眠啊……”
  
  “下药了??”
  
  “你们是他什么人?带自己孩子需要下药?”
  
  这……就是天下无拐,会让人贩子在拐卖妇女或儿童过程主动露出破绽的方式??
  
  周边所有的杂音都在这一刻猛的停止,大堆人不可思议的重新聚焦而来,被赵总质问的男青年急了,“我不是,我没有,你别瞎说,这就是我们孩子……哪有什么下药?你这人怎么回事?没事别冤枉人啊!”
  
  一边说他还急急想要伸手抢回孩子。
  
  赵学延淡定后退两步,而在人贩子组合前座的某男乘客,顿时拍着额头大叫,“我就说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从上一站到现在,这个孩子就一直在睡,没醒过吧?”
  
  “刚才这女的喊疼、想吐动静那么大,孩子都没一点醒来的趋势?”
  
  乘务员都惊了,再看看赵总怀里的孩子,以及人贩子男女乘客那紧张焦急慌乱的样子,果断抓出对讲机传消息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