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0843章 他们输的哪个星球的干脆面?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被施加了优生优育神通的娜塔莎,分娩过程很顺利,赵学延也是在几个女医护表示生产结束,乔二强等一群人激动的冲入病房看护时,才走去看了看新生儿的情况。
  
  
  
  男孩,五官轮廓带着混血特征,但除此外,和其他新生儿也没什么区别。
  
  
  
  现在还看不出,10点人道功德和神通究竟有什么效果。
  
  
  
  估计要等这个乔家长孙长起来,长大了,才看得出来,这边二强是多了个乔家长孙,那边叶小朗怀的是女儿,算长孙女了,再有两三周也就进入预产期了。
  
  
  
  一段时间后。
  
  
  
  当赵学延离开妇幼科室,才走到电梯区,就见两个医护带着一群身影走来,恭敬招呼,“院长,这几个是刚从吉春市过来的病患家属,有一位叫周志刚的老先生被那边医院宣布准备后事,或者可以来咱们医疗中心试试。”
  
  
  
  “刚办理完住院手续,我做过初步诊断,就是大脑和心脏都有问题,治疗难度比较大……”
  
  
  
  医生的话刚说一半,几个病患家属里,一个四十岁左右的脸熟中年就直接跪下了,“赵院长,求求您,求求您救救我爸,他还不到70岁,一辈子没享过福……”
  
  
  
  赵学延顺手拉起了对方。
  
  
  
  “叮,签到周秉昆成功,奖励神通百善孝为先,宿主可以随时领取。”
  
  
  
  百善孝为先,神通发动需要消耗人道功德,效果下,目标可以代替父母继承一切疾病、残疾、衰老等等负面状态。
  
  
  
  赵学延心下都有点小小一个卧槽,周秉昆?脸挺熟的,不过这家伙身上蹦出来的神通,有点厉害啊,替父母继承疾病、残疾甚至衰老??
  
  
  
  这要是随便搞一搞,当爹的若是多生几个子女,岂不是可以长生不老了??
  
  
  
  这孝为先到底是好还是恶,一时间都有点不好评价了。不过周秉昆脸熟归脸熟,他脑海中思绪翻转一阵子,一点都想不起这是什么故事。
  
  
  
  看来应该像是开端、长津湖、功勋之类故事那样了,都是他第一次穿越前未看过了解过的。
  
  
  
  赵学延可以像长津湖、功勋那样,发动言出法随、用人道功德提炼故事梗概,不过……
  
  
  
  现在只是一个老人住院,被一般医学宣布只能等死,准备后事??倒也不急着发动神通了。
  
  
  
  “别紧张,小何都说了治疗难度比较大,而不是没希望,等我去看看再说。”
  
  
  
  等他这话出口,周秉昆狂喜,一个长的贤惠温婉的妇人也扶着周秉昆,连连道谢感谢。
  
  
  
  另外,还有一对比周秉昆略大的中年男女,也在激动的道谢。
  
  
  
  片刻后。
  
  
  
  赵学延抵达了脑科一间病房,看着住在双人间的一个虚脱老者,还在吊着氧气,他走过去望闻问切一番,心里就有了谱,不过这老人倒是有趣,已经垂危了,竟然还扒开氧气管口问他能不能抽烟……
  
  
  
  赵学延笑着对何医生道,“安排一下,送手术室吧,等给他动一下手术,再用针灸、汤药配方来几个疗程,救回来难度不是太大。”
  
  
  
  一听这话,病房里陪同着旁观的周秉昆和周秉义、郝冬梅、郑娟四个家属都是狂喜,这四位的名字就是来病房的路上,何医生解说的。
  
  
  
  狂喜中,面对几人求助、感激的话语,赵学延无动于衷,直到何医生和护士把人送走,先做一些手术准备时,赵学延才皱眉道,“病人是被气的引发了脑梗、心梗等突发症状,气血攻心无法化解,还引起了脑出血……”
  
  
  
  “我有一说一,就算这次手术治疗稳定住了情况,也可以用特种草药调配方子帮他养神,但差点气死他的事情根本,若是不得到解决,他只要还想不开,那该出事还是会出事。”
  
  
  
  “这次已经被正常医院宣告为准备后事,下次……下次若在出事,我觉得你们基本没时间把他从吉春送来南都了,估计在路上就彻底咽气了,明白么??”
  
  
  
  正激动欣喜的周秉昆,“啊这……”
  
  
  
  他媳妇郑娟也是一脸惊恐和慌乱,“不是,爸只是和聪聪下象棋,聪聪赢了一盘,想要一包小浣熊干脆面当奖励,他就气成这样?不会吧,聪聪是他孙子啊。”
  
  
  
  事情就是这样,他们一大家子,周志刚是老爷子,周秉义和郝冬梅是大儿子和大儿媳、周秉昆和她是三儿子和三儿媳,另外还有周蓉一个二女儿。
  
  
  
  周楠、冯玥玥、周聪聪就是大小孙子和外孙女。
  
  
  
  目前周楠读清华、冯玥玥高三,小孙子周聪聪……再怎么气,也不至于被小孙子说你下棋输了,就能把爷爷气死吧?
  
  
  
  要是这样气死,那郑娟这个小儿媳估计也在这家里没立足之地了。
  
  
  
  就在她惶恐中,赵学延无语摆手,“想什么呢,和爷孙下棋没关系,他的气,除了气血攻心引发脑梗脑出血外,还有很大心火、肝火淤、堵、沸,后悔、崩溃等强烈情绪。”
  
  
  
  “就是各种情绪太激动、太复杂,才有了这垂死情况,换句话说,就算这次没脑梗出血,哪天也可能想不开自杀……”
  
  
  
  “你别告诉我下几盘棋能闹到自杀的程度,那是扯淡。像是赌场里欠债几百几千万,股市里炒股输的倾家荡产,导致家没了,妻离子散、还有一辈子还不起的外债,这种情况去自杀,倒是比比皆是,很常见。”
  
  
  
  “你们说,这是一个当爷爷的和孙子下棋能引发的??”
  
  
  
  “他们下得是哪国的棋,输的哪个星球的干脆面??”
  
  
  
  本来正惶恐,乃至疑惑的几人,都是纷纷张大了嘴,一时间有点面面相觑,呐呐无言。
  
  
  
  赵学延再次道,“你们之间的具体家事,我就不多问了,我只说明一下,你们自己找原因吧,不把老人差点被气死一事的原因找出来,我这次救了也是治标不治本。”
  
  
  
  “有一次被气死,就有第二次。”
  
  
  
  说完他就走了。
  
  
  
  周秉义、周秉昆等人还是沉默,站在病房里呆了一阵子,周秉义狠狠看向周秉昆,“秉昆,你是怎么照顾爸的?就是照顾的他被气死?爸这次幸亏还有的救,要是像吉春医院说的那样,只能准备后事,你这个当儿子,良心过得去么?!”
  
  
  
  “你还要不要良心?要不要脸!”
  
  
  
  周秉昆被骂懵了,本能解释,“不是,这关我什么事啊,虽然爸一直嫌弃我没本事,不像你和姐那么争气,让他长脸,但我最近也没得罪过他啊,……”
  
  
  
  周秉义伸手就想掴周秉昆大巴掌,“不是你还能是谁?”
  
  
  
  他这巴掌被郝冬梅拦下了,郑娟则是挡在周秉昆身前,急急解释道,“大哥,你要这样说,我可就不同意了,要说咱们家谁最能气人,除了二姐还能有谁?”
  
  
  
  “76年二姐和冯化成,不就气的咱妈脑溢血变成植物人,足足快三年?”
  
  
  
  “我们家秉昆可没那么大本事!”
  
  
  
  日常生活中,郑娟就是百分百超传统的好女人,好媳妇,嫁进周家这么多年,吃苦耐劳任劳任怨,几乎从没和亲人红过脸,但这一刻,她怒了,也急了,她不能让丈夫背这口黑锅啊。
  
  
  
  开玩笑,这是气死亲爹的锅。
  
  
  
  不管那个时代,谁要是背上这种锅,一辈子别想抬起头了,你要说她一个儿媳妇背这口锅也就算了,大不了就认了,她这辈子也吃够了苦,无所谓。
  
  
  
  但让她丈夫背锅?那真不行。
  
  
  
  即便周秉义是大哥,还是目前吉春副高官,她依旧敢对着骂。
  
  
  
  她公公周志刚,为了建设新华夏也算奋斗了一辈子,69年开始援建西南大三线,干了十多年才在八十年代中期退休。
  
  
  
  不过八十年代中期,六十岁退休……现在1992,农历春节还没过呢,这次出事前也还在外面干活劳动,身体猛一看很棒,传出去被小儿子气死?
  
  
  
  周秉昆1952年出生,目前也才39岁还没过40生日呢,他以后还活不活了?
  
  
  
  一番话下来,周秉昆倒是拉着郑娟道,“娟儿,别激动……”
  
  
  
  郑娟还是怒斥道,“我怎么不激动,我怎么能不激动?从69年开始,除了你和我,你大哥、你二姐,包括你嫂子、姐夫他们,有谁在二老面前尽过孝?”
  
  
  
  “除了几年才回来过一次春节,二老吃喝拉撒哪个不是我们照顾?你妈被气的变成植物人,躺了快三年,他们出过一份力?”
  
  
  
  “久病床前无孝子,除了你这个傻子,你看你大哥和二姐在二老面前做过什么?待过几天?现在出事了,全赖你??!就算大哥你是副高官,也没这么不要脸乱甩锅给秉昆的道理!”
  
  
  
  周秉义,“……”
  
  
  
  周秉义直接被喷的有点自闭了,因为郑娟讲的很有道理,而且全是事实!
  
  
  
  郝冬梅都被喷的面红耳赤,只能尴尬劝慰,“娟儿,你大哥真不是那个意思,他说错话了,你别和他一般见识……我们都知道这些年辛苦你了……”
  
  
  
  郑娟哭了,“我辛苦没什么,我本人就是一条贱命,怎么苦都无所谓,你们不能这么昧良心冤枉秉昆啊。”
  
  
  
  郝冬梅,“……”
  
  
  
  她尴尬的几乎想用脚趾在地板上扣出三室一厅来,更是很无奈的向周秉义求助,周秉义也抓瞎,你要说他没一点良心,那还真不是……说起来周秉义还是个很有操守能力的副高官。
  
  
  
  他是48年生人,69年21岁就上山下乡进入建设兵团工作了,在72年被一个军区大佬看重,要把他调去江辽省转干,副团级,若是他同意了,那72年的副团级,混到现在绝对不差。
  
  
  
  可是为了爱情,他放弃了调任,在1973年1月份、农历还没过春节前和郝冬梅结婚,哪怕后来郝冬梅大冬天掉水井里,还因为是经·期,从而导致了不孕,到现在俩人四十多岁了,还是没孩子。
  
  
  
  到现在他都是无怨无悔的,工作方面,也是凭一半以上的能力上位,他是78年考上京大的高材生,京大毕业参加工作……这样的学历本就是超顺。
  
  
  
  工作以来,他多少借助了郝冬梅家庭背景上升了一点,更多还是靠能力,也没少为百姓做实事,是个好官。
  
  
  
  可好丈夫、好女婿,好官等等,突然被郑娟喷没尽过亲生父母的孝,不是好儿子……周秉义无话可说,完全没招架之力。
  
  
  
  大哥大嫂被讲的无地自容时,周秉昆又安慰劝说了郑娟几句,才急忙道,“好了,别说那些了,我们现在最重要是找出爸差点被气死的病因啊,人家赵院长都说了,找不出来,不能开解开咱爸,就算这次手术、以及术后治好了。”
  
  
  
  “他一个想不开,又会气第二次、甚至想不开自杀……”
  
  
  
  “把他气死的事肯定不是我,也不是娟儿,大哥大嫂也不会,爸一直为大哥骄傲呢,大嫂来家里少,最多是遗憾,远远谈不上气死啊,楠楠清华生、玥玥成绩也好,也是考清华的料……”
  
  
  
  说着说着,周秉昆不说了。
  
  
  
  还是周秉义插话道,“又是周蓉?!是她差点把他气死的!!”
  
  
  
  其实老二周蓉的问题,大家都知道,从小到大,周志刚最疼的就是周蓉这个女儿,她貌似看起来也争气……知情下乡插队几年后,也在78年考上了京大中文系,后来还读了研究生,随后又回吉春成了名牌大学教授。
  
  
  
  光鲜么?
  
  
  
  但周志刚和李素华把她养大十九岁,一句话不说跑出去贵省嫁给了一个只靠互相写信联系的老诗人冯化成,结婚生子,这就差点没把人气出病来,后来冯化成还因为一首诗,被抓,气的李素华病发成植物人。
  
  
  
  生了女儿两岁送给李素华和周秉昆,直到女儿高中快念完了也没怎么亲经过女儿。
  
  
  
  对上懒得搭理父母,对下不养女儿,对哥哥弟弟也就几年见一两次?这是不久前,突然和冯化成离婚了,被离婚被甩。
  
  
  
  女儿冯玥玥叛逆,和坏学生混社会、泡吧……
  
  
  
  若说周秉义是好丈夫、好女婿、好官,只是非好儿子,周蓉这个女儿就一无是处了,除了到40岁还一直以自我为中心,超级利己主义外,她能差点气死亲爹。
  
  
  
  倒是不怎么意外。
  
  
  
  周秉义不是周志刚肚子里的蛔虫,现在也不清楚周志刚具体想法,可按照医生的说辞,你又不是欠几百几千万赌债、或者炒股炒的家破人亡妻离子散,才气得想死。
  
  
  
  这除了周蓉还有什么原因了?
  
  
  
  总不能不赌不抽粉、也不飘不乱作的亲爹,真是为了输给亲孙子一盘象棋,要给孙子买一包小浣熊干脆面,就气死吧?
  
  
  
  低喝后,周秉义才抬头看向左右,“周蓉呢?她还没来么?”
  
  
  
  他们是在父亲病重后,从吉春一路跑来的,不过当时的周蓉,可是在湘北省会,距离南都,比他们吉春近多了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