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看小说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136.早坂爱和白银圭/剧情崩坏/再见黑晴明/关键道具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利落地将阴阳二气调节好。
  高坂京介便看向一旁的源赖平。
  “赖平大人还真心细。”
  “谬赞了,京介大人,我只是像你这样尽职尽职做好工作。”
  “身在其位,必谋其职。”高坂京介笑妢笑。
  说的时候,内心是有些尴尬的。
  他就是想要摸鱼。
  尤其是寮里有四个岳父、以及两个大舅子、一群秦氏子弟作为帮手的情况下。
  他更是十分想什么事都不干!
  结果源赖平还一副推崇的模样?
  这该怎么办?
  未来官寮没有问题时,他就想整天待在宅邸寝殿中开趴。
  毕竟天天来回折腾还是很烦的。
  “京介大人……”
  “噢,是有什么事情想说?但说无妨。”
  看源赖平一副犹犹豫豫,和当时准备结婚前差不多的模样,高坂京介还是笑着主动询问。
  他不太想去当什么莫名其妙的知心哥哥。
  然而,说这种隐秘的事情本就是关系好的表现,所以还是听一听吧。
  “实不相瞒,这是与我的一位族妹有关。”
  见高坂京介面色友善,源赖平终于是下定决定说出口。
  他从小是看着族妹神乐长大的。
  当下,神乐已经是昏迷不醒,足够凄惨。
  牺牲得实在是太多了。
  兄长既然是将她体内的通灵之力转移到另一巫女身上。
  这就说明了想让她后半辈子为自己而活。
  那么,他这个族兄绝对是有义务帮忙的。
  “……献祭大蛇的巫女啊。”
  倾听了好一阵子的高坂京介神情微肃,心中是十分无语的。
  看来,他的出现委实是改变了太多太多的剧情。
  按照既定轨道。
  安倍晴明和神乐都会被刻意留在黑夜山。
  而今?
  源赖光直接是将神乐带回到本家了。
  所以原著的女主角没了?
  安倍晴明还能够拯救京都吗?
  「目前的神乐体内不单单是有一半灵魂,还剩下的一半灵魂是由从前的被献祭的巫女灵魂所填充的。」
  「甚至其中还有大蛇残缺的灵魂碎片……这可是影响未来世界进展的关键!」
  一想到此处,高坂京介牙疼了起来。
  知晓剧情,他自是对神乐相当有好感的。
  可并不表示高坂京介愿意招惹神乐。
  因为按照原著剧情发展。
  神乐总会找到自己的目标,有着自己的归宿。
  高坂京介本人去招惹只会惹来一身荤腥。
  到底是有了一堆伴侣了,他总得为这些深信自己的人负责吧?
  因而高坂京介从头到尾都没理会神乐太多。
  岂知道人还是主动过来了。
  一瞬间是陷入各种纠结,高坂京介表面上是很自然地答应了。
  约定好时间就与源赖平告别。
  怎么说?
  总不能够不答应吧?
  再且刚好是趁着这个机会查看一下神乐体内的大蛇灵魂碎片。
  里面的力量刚好是能够趁机解析一下……
  或许这对追月神凝聚神格有帮助。
  追月神近些天来是逐渐有了一些信众,身上的信仰之力是浓厚不少。
  等未来京都继续动乱,应该会有更多信众产生……
  总而言之。
  与源赖平告别后,高坂京介就去了神社。
  在神社外面的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早坂爱似乎是等待了许久。
  看到高坂京介出现,连忙低头重重行礼。
  “京介大人!”
  “天寒地冻的,不进去里面待着,就在外面挨冷?进去吧。”
  简单说了一句,高坂京介就径直往神社走去。
  早坂爱继续保持低垂着脑袋的状态,亦步亦趋地跟在身后。
  知道得越多,她越明白眼前的高坂京介地位有多高。
  就算不提身份和地位,那也是一位十分厉害的阴阳师。
  话又说回来。
  高坂京介本就是依赖着实力,通过数场退治奠定自身的。
  “喝杯热茶,自己倒。”
  “是的,京介大人……失礼了。”
  被带到了神社内部的一个房间,早坂爱犹豫了一两秒便照吩咐行动。
  看到高坂京介凭空变出杯子和水壶放到桌上,她一点都没有惊讶。
  反而是在一瞬间思考着自己该如何回应高坂京介。
  类似于社会上的职场面试。
  她是知道自己很有必要做到最好的。
  小心翼翼地喝了一口茶后,早坂爱就俏生生地站好了。
  “工作的内容就是将神社打扫干净,接待来客,其余的无需多理会。”
  “是的,京介大人。”
  “我带你熟悉周围的情况。”
  “是的……”
  就如此,高坂京介之后的两刻钟时间、听到的都是一模一样的话。
  身份地位的不对等造成了彼此连交流都很困难。
  高坂京介不可能放下太多架子去对待早坂爱。
  那样做,早坂爱真有可能误会,接着发生尴尬的事情。
  ——勾引自己式神的信众?
  这是妥妥减式神好感的操作。
  从来不缺女人的高坂京介肯定不会那样做。
  事实上。
  早坂爱已经是很震愕了。
  「比想象中的要随和好多!」
  话不多,语气也不冷不热,态度上也难以听出什么情绪。
  这其实是很好的情况了!
  起码,高坂京介是愿意说话。
  更多的贵族是连眼睛都懒得看一眼,更别提动嘴巴了。
  也难怪这位大人物不单单是在贵族圈里颇受好评,连平民都很青睐。
  “牌子带上。”高坂京介最后又递过自己的家符。
  为了保险,还是将家符给上,免得引起什么不必要的矛盾。
  万一哪一天出现了什么贵族经过,接着莫名其妙来个挑衅的事件,那就无语了。
  还不如及时避免更好。
  像什么假装身份低微、被人故意挑衅、然后再霸道打脸的狗血事件?
  高坂京介认为这辈子最好都别遇到。
  亮明身份,让人忌惮,少惹事不好?
  为何多事?
  “多谢京介大人。”
  如之前那样,早坂爱很乖巧地接过高坂京介递来的家符。
  见到牌子上刻有的藤纹有流丽跃动感,仿佛散发着神秘的光辉。
  她心头受到的震撼还是相当高的。
  就如同是忽然遇到一个年轻大帅哥不停地关心她、还给她许多钱,买很多很多东西给她。
  简直和做梦一样。
  待高坂京介离开,早坂爱还是十分得恍惚。
  接收了家符,那就是成为了高坂京介的人了吧?
  不过,连她主要的情形都不去询问吗?
  是下意识地认为之前的主人家已经答应了?
  看来,这位新任主人的心思需要去好好琢磨呢。
  离开神社的高坂京介没想这么多。
  他忽然是记起,还得将小圭的事情给解决。
  早坂爱这个巫女是没问题了。
  小圭却还没送去神社工作?这可不行。
  顺带一提。
  此时的小圭以及她的家人都在宅邸,被夫人素衣安排着做事。
  找到小圭自是出乎意料的简单。
  “小圭,我明天送你去神社,你今天做好准备。”
  “是的,京介大人。”
  熟悉的回答或多或少是令高坂京介产生了某种免疫。
  轻嗯了一声后,他就去寝殿中准备陪伴里面的配偶们了。
  “……”
  目送着高坂京介离开的小圭心情微妙。
  她没有想到家里的麻烦会因为自己的关系而被解决了。
  她很感激高坂京介。
  哥哥之前干的事情,母亲是认真地与她分析过。
  她仔细听了,是十分明白母亲说得很有道理。
  「这个时代是不能够犯错的,会连累家人。」小圭暗道。
  内心里头是下定了决心一定要努力工作。
  回到仆人居住的近侍间住所。
  小圭就看到了母亲正在与哥哥说话。
  “小圭,回来了。”
  “……我回来了,母亲您和哥哥聊些什么吗?”
  “我在和御行聊未来的事情,看一看他究竟是怎么想的。”
  有筱缓缓对小圭说道。
  小圭走到了哥哥白银御行身边,轻声问道:“哥哥怎么想的吗?”
  白银御行迟疑回答。
  “……我没什么多余想法,管事让我干什么活,我就干什么活。”
  吃一堑,长一智。
  经过了之前的事件,他是明白不可以给亲人们添麻烦了。
  像母亲所说,为了帮助朋友复仇而将亲人们的处境陷入不妙……
  那是不成熟的表现!
  他承认自己错了。
  他当时最应该做的就是让主人御門不要陷入危险。
  哪怕自己一个人前往,也不能够让主人主动踏入险境。
  他错了。
  这个世界,这个时代却很有可能需要用性命去挽回这种错误。
  甚至家里人也因此得承担犯错带来的代价。
  白银御行深刻地意识到了自己是多么的幼稚和天真!
  “小圭你觉得呢?”有筱又问女儿。
  “……我觉得很好。”
  小圭还是纠结了一下开口。
  想了想,她又立刻补充:“像我们这种身份的人本就应该安分一些的。”
  有筱心中讶异,没想到女儿能够说出这种话。
  暗暗称赞的同时,同样也说:
  “这样确实没有错,不过同样得为未来多做打算。”
  “你也清楚,你父亲因为这半年来的担担抬抬,身体上是出现疼痛的现象。”
  “假如未来御行也要一直干体力活,寿命的长度应该会相当之短。”
  白银御行忙说:“妈妈,我会注意这方面的情况——”
  有筱内心失望,还是很耐心地对儿子解释。
  “这不是注意不注意的问题,而是能不能够避免的问题。”
  “作为母亲,我希望你能够拥有自己的幸福,至少吃穿用度以及身体上能够好一点。”
  人穷百事哀。
  有筱从懂事起就很明白这个道理。
  她此时最遗憾的就是这一对儿女并不能深刻了解这个道理。
  “……那母亲,您打算怎么做吗?”小圭踌躇着问道。
  有筱摇头:“我不打算怎么做,我只是告诉你和御行这个道理。”
  初来乍到,她能够做什么?
  就如同女儿小圭所言。
  本本分分的就没错。
  但是,不代表有筱并不行动。
  她仅仅是由于不清楚这边的详细情况,因而没有去做过多的打算。
  才搬进来不到几天就火急火燎地乱行动?
  这是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是不安分的人么?
  十分有耐心的有筱从来就不会这样做。
  她目前是将更多的目光放在了这一对儿女身上。
  在有筱看来。
  女儿小圭很可能会因为与主人的接触而逐渐提高地位。
  儿子御行终究是男性,只要变得成熟,未来还是能够担当起这个家庭。
  还有前夫武彦。
  有筱对武彦是较为满意的。
  除了因为儿女的教育问题而不悦,其他方面武彦都做得相当好。
  可惜,年纪已经大了,这大半年又太过操劳。
  那干脆是将本身的责任一步步地交给年轻的儿子负担更好。
  至于有筱本人?
  她也会去干活。
  更多的还是有条不紊地去小心打听一些情报,继而为未来做打算。
  “母亲,明天我会跟着京介大人去郊外的一座神社里。”
  “那注意一些,不要擅自行动。”
  “我会的。”
  小圭对母亲郑重地点着脑袋。
  白银御行在一旁看着,忧心忡忡。
  他好像听说,这个主人有收侍女作为的小妾的行为。
  这样似乎……
  “御行,你仔细考虑一下未来的发展,我后续再和你谈谈。”
  “是,妈妈!”
  白银御行既慌又喜地说道。
  没有被母亲抛弃的感觉涌上心头,他一时忘记了心中所想。
  将儿女表情都看在眼里的有筱暗暗叹息。
  武彦,你教导的儿女真是天真啊……
  傍晚。
  追月神从神社回来,高坂京介看人员齐全,直接开趴。
  巡逻时捕获的野兽肉、以及在法术空间里头还留下的海鱼,全部都拿来做宴!
  “是不是有些奢侈了……”才刚入住不到两天的丰实犹豫道。
  坐在旁边的香子看了一眼高坂京介从容切鱼的潇洒姿态,对丰实微微一笑。
  “京介大人经常都这样哦,而且这些大鱼大肉几乎都是京介大人自己捕猎得到的。”
  就是说,所谓的铺张浪费是不存在的。
  钱压根就没有花多少。
  丈夫光是当一个猎人就可以养活一大家子了。
  “啊,京介大人好帅~”
  萌叶冒起了虚幻的粉色爱心。
  丰实看了一眼,暗叹了口气,懒得理会了。
  新婚燕尔的。
  连她都差点要陷进去,更何况是处于青春期的幺妹呢。
  再看次妹千花。
  她和素裳坐一块一同拍手叫好。
  委实是没规矩可言。
  看一个个都司空见惯了,丰实就明白这应该不算什么。
  素裳和千花两人一边喝着没有含酒精的甜酒,一边聊天。
  “甜酒真不错~喝起来暖呼呼的。”
  “是啊,感觉晕乎乎的。”
  “咦,这酒应该一点都不烈吧……”
  看千花面色酡红,素裳很是奇怪。
  她不觉看了眼其他人。
  发现一个个都神情自然……不对,有一个!
  “爱瑠,你醉了?”
  “没醉没醉,甜酒暖呼呼的,很好呢。”
  千反田对素裳展颜一笑,笑靥如春花娇媚动人。
  正处在中心给大家切鱼摆盘的高坂京介尴尬道:“或许这酒还有点烈。”
  不妙,千反田喝醉了。
  脸都红了,还一副「我就没醉」的认真模样。
  这又能够瞒得住谁呢?
  “不,京介大人,这酒不烈,很好喝。”千反田笑得愈发甜美,秀眸流盼生光。
  一颦一笑,明艳不可方物。
  旁边的静子一头的黑线,十分想说「你这就是醉了。」
  可静子更明白。
  自己永远是不可能叫醒一个已经陷入沉醉状态的人。
  看千反田就仅是笑得比平时更甜,静子又勉强放下心来。
  “那行吧。”高坂京介也对千反田回应地笑了笑。
  他是不知道该如何应付酒醉状态的千反田。
  很明显,千反田并没有什么不矩的举止。
  顶多就是爱笑了更多。
  而且似乎……一直在看着他?
  咳咳,罕见是有点难为情了。
  将最后一盘鱼鲙递给素衣,高坂京介倏地记起什么望向桐须真冬的方位。
  只见桐须真冬一脸沉静,优雅地吃着东西。
  如同是注意到高坂京介的目光,桐须真冬望向了高坂京介。
  眸子里除了疑惑,还有掩饰不住的羞意。
  再一看。
  桌上的甜酒还没动。
  高坂京介有点担心。
  真冬旁边的香子是注意到了,微笑点了点头。
  丰润的唇瓣轻启,无声开口——不用担心哦~
  看到这一幕,高坂京介是放心了些。
  他倒不担心伴侣们会不会酒后乱性,就是不希望她们事后回神时直接「社死」。
  就好比高坂京介能够肯定。
  明天对千反田说她喝醉了,千反田几乎有极大概率说「我没醉!」
  这事关女孩子的体面,约莫是没有什么女孩子会承认的。
  坐下吃东西。
  高坂京介就看到不远处坐在一块的妖刀姬、白狼、追月神小声交流着。
  文乃和五月更是凑一起相谈甚欢,或许是美食上的交流。
  对此,高坂京介的心头是不由得感觉到一阵满足。
  洗澡的时候。
  萌叶应该是听说过什么,积极地想帮忙擦背。
  高坂京介是没有意见的。
  顺带的,也唤上小町,给她也擦一擦背。
  这两天忙,稍微是冷落了一些这位少女。
  嗯,至少是没有让小町在这两天得到了满足。
  仔细想想……次数太多也不太妙。
  “京介大人,您肩背真结实。”
  “……萌叶,我没听说过用手来擦背这种事的。”
  “嘻嘻,很抱歉——小町身材真好~”
  “啊,没有的事,萌叶夫人您的身材才很好呢~”
  “可是京介大人好像有反应的样子……”
  “真的吗?”
  小町欣喜转过头,视线往下定睛一看。
  然后,得到了一个手刀攻击。
  “并没那种事,萌叶是看错了。”高坂京介将小町的身体摆正。
  香瓜已经是不小了。
  随便一行动都是充满着很大的震撼力。
  高坂京介真是有些担心会发生像萌叶所说的那样。
  “诶嘿嘿,应该是看错了。”萌叶狡黠地凑到高坂京介耳畔小声说道。
  高坂京介笑着往后拍了拍萌叶的脑袋。
  萌叶嘿嘿一笑,乖巧地不再挑逗,嘴上却忍不住说:
  “但我还是很羡慕小町哦。”
  “萌叶夫人很不错呀~”
  得到了亲密的手刀抚慰,小町心情愈发昂扬,语气比平时也活泼更多。
  稚嫩的声音越发清脆好听。
  高坂京介情不自禁就想到了与小町一同亲密的事情。
  那时声音也和这差不多……
  「不,我不是萝莉控,我就是“小町控”。」
  高坂京介催眠自己。
  身后的萌叶也可爱,但小町更棒一点。
  这是无法否认的事实。
  不经意间,高坂京介又想起一件事。
  今天这么人齐,要开趴吗?
  好像没什么理由的样子……
  也不是没有理由。
  今天一大早,他可是很认真地去巡逻的。
  其中发生了什么事,谁也不清楚。
  不行!
  萌叶和丰实才来不到三天时间!
  绝不可以如此放纵!
  穿越第246天
  悠悠醒来,抬眸是一片春景。
  又一低头,高坂京介看着小町脑袋的一撮小呆毛正调皮地挑逗着自己。
  小町还在睡着。
  一张小脸格外恬静,她小嘴还微张着,洁白整齐的贝齿莹光闪烁,小虎牙部位熠熠生辉,生气勃勃。
  高坂京介有点想动一动那小虎牙。
  但看到周围陆陆续续是有伴侣醒来,也不敢去乱动。
  大家都将小町当妹妹来看。
  自己若是出手,总会有某种罪恶感涌现。
  然而。
  小町不管这么多,睡得迷迷糊糊的她张起嘴巴就啃起来。
  有点湿,有点热。
  高坂京介无语地挨着啃,没一会儿陆陆续续醒来的伴侣们好笑地看着这一幕。
  这场景总有某一种熟悉感。
  新加入的丰实心中哎呀哎呀地出声。
  当即就是意识到了年纪比萌叶大一些的小町更受宠爱。
  看来,年纪最小的幺妹以后是很难取代的了。
  「得提醒一下萌叶不要太过羡慕哦。」
  丰实暗道。
  她倒是分析到了。
  小町性格乖巧懂事,又有小虎牙这么明显的特征,年纪也小。
  很容易就被当作是妹妹来看待。
  辰时。
  对于昨夜没有参与最后宴会的萌叶、宏美和惠,高坂京介分别去安慰了一下。
  这三人中,萌叶年纪小。
  宏美和惠的好感度还在上升期。
  两姐妹至少要正式地来一个初步的交流才能够加入,不然应该会是很勉强的。
  「很快就要开始准备对惠的扶贫了……」
  高坂京介嘀咕着。
  都数次的坦诚相对了,惠对他已经是相当習惯了。
  那么动一动应该不会太唐突。
  宏美的话,找个空闲的时间陪伴交流,
  对这位嘴角有着美人痣的女性,高坂京介经常是单独陪陪。
  发现她的手很像音乐家的手。
  修长白皙不说,十根手指一动就如舞蹈般飞快流转,化影迷乱,完全就能够说是一种艺术。
  所以说,高坂京介都怀疑宏美是不是练过钢琴。
  但并不是,比起千花这个从小就练钢琴的女孩子的手而言,宏美的手顶多就是有稍加保养,因此理当是天赋。
  所谓的天赋,确实是很重要。
  就像此刻。
  从寝殿离开的高坂京介就正在训练比企谷、绫小路这两个大舅子。
  两个大舅子各方面天赋都一般,但吃苦耐劳方面是真的比绝大部分人都厉害。
  将他们放在池子一边,控制着水压给他们锻炼。
  将水变黑让他们陷入黑暗,再操控灵力将水的压力逐步逐步变高……
  哪怕心理素质再高的人都很容易陷入疯狂和恐惧。
  “真辛苦啊。”已经是宅邸常客的般若感慨地看着黑色的巨大水球。
  他看不到里面的比企谷究竟是怎么样。
  只是能够隐约察觉到有坚定的意志在不断地蓬勃涌动!
  般若明白自己没资格去阻止好友比企谷的努力。
  “现在辛苦一下,或许以后可是能够救命的。”高坂京介笑道。
  目前阴界裂缝的事情暂且不说。
  海国那边差不多两百年前就被大蛇布局了。
  自己就算是跟谁解释那都没有用。
  依照《阴阳师》原著剧情——
  八岐大蛇设置法阵吸取铃鹿山灵力,导致铃鹿山灵力日渐消散,水源被污染,海妖开始死亡。
  大岳丸开始征服更远的海域,将他寻到的最珍贵的宝物聚集在铃鹿山,企图阻止死亡蔓延。
  结果无论如何都没用,于是打起了京都灵力的主意。
  也就是说!
  只要铃鹿山的危机没解决,大岳丸对于一切因由都不会放在心上。
  这是所谓的立场问题。
  无关对错!
  是以,高坂京介是根据锻体的时机给两个大舅子熟悉一下处在水中的感觉。
  后续还会带两人去到海上继续锻炼锻炼。
  这时候,比企谷和绫小路两个大舅子都是有一些名声了。
  未来是遇到什么灾祸都是逃不掉的,否则就丝毫没有立足之地。
  相对应的,只要敢打敢拼,高坂京介还真能够给他们争取权利,继而逐步提高他们的身份和地位。
  至于用性命来交换身份和地位是否妥当?
  高坂京介只想说。
  只要以后还要生活在日本这个地方,那么身份和地位很多时候是比实力还重要。
  毕竟,实力再强,总还会是有更强的。
  地位更高呢?
  干什么事情都方便,与实力相结合更加是如鱼得水。
  不久,将两个大舅子调理完毕。
  高坂京介就带着小圭前往郊外的神社了。
  而比企谷、绫小路两人都是如同软脚虾一样,走路都颤颤巍巍的。
  般若心疼比企谷,终归还是没有去帮忙搀扶。
  “阿八,清隆,要不在一角的渡殿坐一会儿吧?没关系的哦。”
  暂时是作为女管家管理职务的阳乃忍住发笑,轻轻地说道。
  绫小路摇头:“我不打紧。”
  比企谷也连忙摇头:“很快就好,很快就好。”
  阳乃无奈叹了一声。
  既然坚持,那就加油吧。
  忽然间,阳乃是有些担心自己未来的弟弟。
  依照母亲的性格,只要弟弟天赋不差,那肯定会被送去学習武艺。
  到时恐怕是个很令人心疼的场景呢。
  「女性很不容易,男性也很难诶。」
  还是妹妹雪乃更幸福呢。
  阳乃在唏嘘着。
  与比企谷、绫小路分别就去到近侍间。
  见到了刚出外采购的人员就详细询问起了外面的状况。
  马上就了解到了外面除了閑所倒塌、以及更多流民逃窜流入京都的事情外,也就没有什么新鲜事情了。
  仿佛前几天高坂京介所说的阴气爆发丝毫就没有出现一样。
  阳乃忽然是察觉到自己是有点想多了。
  或许妖怪可能在别处发生。
  可几乎是不可能出现在他们一条大路这边的。
  如此,阳乃只要管好宅邸内的情况就好了。
  说起来。
  家令真琴的到任并没有给宅邸带来太多的波澜。
  目前在西屋居住的妻女更是没有什么动静。
  哦,还有个儿子御門。
  目前还是闲着。
  不知道是该怎么处理呢?
  「真琴大人的家令职责更多的还是负责外交方面的事情,对内务的事情几乎毫不插手。」
  「与真琴大人十分相像的独子御門目前是在家司里头帮各位叔叔忙……不清楚未来会不会像阿八和清隆那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爱看小说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爱看小说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