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没钱上大学的我只能去屠龙了 > 第一百七十二章:出逃

第一百七十二章:出逃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在震动和摇晃中,白灰从天花板的缝隙间簌簌落下,飘坠到了透明的玻璃杯中荡起片片微小的涟漪,洁白的花束上也染上几片夺目的污浊白里透着不干净的灰黑。
  
  良一躺在病床上静静地看着天花板,街道上汽车的警报声清晰入耳,在空荡的病房内来回传荡着压下了厕所洗手台上没有拧紧的水龙头滴水的声音。
  
  病房的房门被推开了,走进来的人不是护士或者医生,是对于这间病房来说是生面孔,对良一来说却是经久不见的熟人宫本一心。
  
  他们算是认识的。
  
  如果说是来探病,那宫本一心也未免太不讲礼数了,没有叩门也没有带伴手礼,最起码的一束鲜花都没有带,在他的手里只拎着一把合着秋菊与春藤鞘的长刀,比起来探病的他更像是来踢馆的。
  
  宫本一心一进病房良一的视线就锁定了他,但在看清来者并非是什么穷凶极恶的暴徒后,他的视线也平滑地收回了,安安静静地躺在被子里表情没有半点波澜。
  
  “源氏重工受到入侵了。”宫本一心看着病床上的良一开口了:“袭击我们的是一群专业的雇佣兵,死了点人。”
  
  长久的沉默,宫本一心没有收到任何回复,他直视着床上熟悉又陌生的男人说:“我以为你会兴奋的跳起来,拿着武器冲下去。”
  
  良一偏头看向窗外飘起的浓烟,视线好像穿透了抹之不去的黑色落在了那依旧澄净的蓝天上,过了许久他才开口说:“我怕了。”
  
  源氏重工再度震动了一次,灰尘在两人之间飘落,隐约的枪声像是炸炮一样密集不断地响起,在嘈杂声中宫本一心驻足了很久,他以为自己刚才听错了,可过了好久他才知道自己没有错。
  
  “什么叫你怕了?”宫本一心说,他看着良一,想从对方的脸上看出以前那个跟他一样自傲的男人,但令他遗憾的是他只看到了倦怠像是枯叶一样浮在那如一潭死水的面皮上。
  
  “这都不明白吗?”良一侧头看着窗外的风景:“怕死啊。”
  
  说的那么理所当然,让人无法反驳
  
  宫本一心侧了侧头,在等这个男人忽然坐起来说一句“我开玩笑的,我们走去砍人吧”,但始终病房里都是死寂一片。
  
  如果是本家中的其他人,会大骂他一生懦夫,可宫本一心没有这么做,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他跟良一是一样的人,所以他也最能理解这个男人,知道什么情况下,他遭遇了何种事情才会说出这些话来。
  
  人都是怕死的,可总有些人能对着刀尖枪口悍不赴死的冲锋,因为他们身上背负着比死还要可怕的事情,良一的身上宫本一心什么都没看到,只看到了一具躯壳浮在水面,不沉也不落,静静的、死死的。
  
  他轻微地叹了口气,走到了床边把刀放在了桌上:“我听说前段时间你跟林年一起闯入猛鬼众的据点大闹了一番差点死了,我知道后并不惊讶,因为你就是这种性格的人,我认识你的那段时间你留给我的印象并不好,好大喜功,急功近利,像是要把头削尖一样往上冲。”
  
  “...所以最开始我不喜欢你,我一直都不是太喜欢你,但直到今天我发现我错了,我太错了。”
  
  人这种东西,总是为了什么而活的。
  
  出人头地终归是为了谁,拼死拼活也是要为了谁,想获得谁的表扬,受到谁的赞同,想出生入死终日后回到家中坐在沙发上,对她规划以后他们会搬到多么大的独栋房子里居住,方前带着几十平大小的花园,花园里还有一块映得天碧蓝的游泳池,她听见了会笑,笑容会愈合原本满是裂缝的心,从而重新有了斗志咬紧牙关去打、去拼、去搏出一个人样。
  
  Yakuza就不能有梦想吗?当初银座前跪在黑羽织老人前的男孩歇斯底里质问的时候,老人只平静地说干我们这一行的人都想要出人头地,大家都有不一样的梦想,你又准备了多少个梦想去破碎,然后重塑呢?
  
  男孩那时年纪还小,年轻,听不懂这个问题也没有去想这个问题,当自己的梦想真切的在自己面前随着火光破碎的时候,他才读懂了脑海中浮现起那一天晴空之下老人晦暗难明的眼神。
  
  这是他主动踏上的这条出人头地的道路,他看见了蛇岐八家的老人们做于高台之上啜饮权力的美好,却没看见老人们风光之下被时间埋葬的一个又一个破碎的珍宝。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