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普普通通均衡学徒 > 第二百二十七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第二百二十七章 踏破铁鞋无觅处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皇城之外。
  
  叶泽此时的心境,已也上次潜入时截然不同。
  
  光是站在这平整高耸的城墙之下,就能感受到诺克萨斯的冰冷与强大。
  
  将目光投入皇城之内,他感觉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意味,深知这次的潜入还要更加小心翼翼一些。
  
  城内的布防,从头到尾都进行了更换。
  
  虽然不知是谁的手笔,但比起上一次来,确实得到了整体性的大幅度提升。
  
  阵型变得更加紧致,以至于选择潜入的位置,也变得更加刁钻。
  
  重新踏入皇宫内部,即便是此刻的叶泽,也不免感到了一丝难言的紧张感。
  
  城墙之内,四周遍布着往返的士兵。
  
  四周之上还排布着一些魔法丝线,防御着外敌侵入。
  
  这东西呈半透明状,一般人根本看不见,只要稍有触碰便会有魔法袭来。
  
  同时还会发出声响,让整个皇城都进入戒备形态,这些都是叶泽近距离观察后的结果。
  
  想必也都是因为上次事件的,所留下来的后果。
  
  好在仅凭这些东西,并不能拦住他的脚步。
  
  叶泽平复了心情,将士兵们的行动规律完全掌握,然后趁着他们相互交换位置,视觉出现盲区的时候,以极限的动作越过了那一排排的魔法丝线。
  
  借此他好不容易才进入了宫殿之内,没有与任何人交手,却难得的让叶泽产生了几分心跳加速的感觉。
  
  进入宫殿之后,内部的防护也是同样严密。
  
  整整一个走廊都遍布着卫兵,丝毫没有可以掩藏的地方,且过一段时间这里就会换上一批新的成员。
  
  而他们的中间地带,则明显闪烁着魔法的气息。
  
  那些又是魔法陷阱。
  
  但这次并不是丝线,看上去更像是一些魔法屏障,想必是想让敌人在通过的时候,触发魔法陷阱,然后直接将其关进魔法屏障当中。
  
  不得不说想地倒是不错,可惜在叶泽的眼中,问题早就全部都暴露出来了。
  
  他没有走这条路,而是从外侧绕过了密密麻麻的卫兵。
  
  然后利用自身的魔力操纵,将地面上的魔法痕迹一扫而光,最后再次趁着士兵们相互交错的刹那,叶泽混进了大殿的内部。
  
  印象之中,大殿之后就是勃朗·达克威尔的寝宫。
  
  而他的目标地点,正是那个地方。
  
  很快就到了那附近,可是看了一眼情况,发现自己并不能简单的杀进去。
  
  这里比外面的防御更加紧密且封闭。
  
  卫兵换班的时候没有丝毫空隙,而且由于空间狭小许多,叶泽根本找不到从正面进入的时机。
  
  不光如此。
  
  达克威尔所居住的寝宫无比封闭,甚至连个窗户都没有,想从外面进入也根本不行。
  
  叶泽心想自己倒是可以凭实力硬闯,但那就完全违背了此次潜入的意图。
  
  非要硬闯的话势必会惊动达克威尔,这样自己便无法在他身上伪造证据,如此一来就完全白来了。
  
  如此完全封闭的空间,一时间难倒了叶泽。
  
  正当他靠着这面大殿的墙壁,思索着该如何解决这件事的时候,背后的冰冷墙壁忽然给予了他一丝启发。
  
  说起来,隔壁不就是达克威尔的寝宫吗?
  
  那岂不是意味着,只要从这里挖个洞,就能够直达对面?
  
  这座大殿不像那座寝宫,倒是没有那么严密的防护,也没有士兵频繁经过。
  
  这给了叶泽可趁之机。
  
  可能卫兵们也不认为,会有人丧心病狂到,会从这里进入皇帝的寝宫。
  
  而且一般人即便是想做,也根本做不到这种事情。
  
  可惜这么丧心病狂的人,这里就有一个,况且挖密道这件事,叶泽也不是第一次干了。
  
  叶泽又看了看这面墙壁。
  
  白色的古老石材砌成了正面墙壁,光滑而又平整,用手摸了摸很冰冷且坚硬。
  
  但是这个硬度,完全可以刺入。
  
  他顺势凝聚出了一把暗影之刃,然后朝着墙壁狠狠的一怼,刃尖很快没入了石墙。
  
  就像是刺入了一块晃悠悠的水豆腐。
  
  石墙的厚度令人惊讶,一刀下去居然没能穿透,叶泽也只能不断的增加暗影之刃的长度。
  
  终于他感觉,暗影之刃的另一头已经彻底空旷了,这才停下手。
  
  他朝着下方比量了一下,然后划了下去。
  
  紧接着又画了个横和竖,看起来就像是在画一道门扉一样。
  
  划完了之后,便立刻收起了暗影之刃,用力一推,石头很快朝着前方滑行起来。
  
  一道厚实的石头门打开,叶泽也顺势进入了另一个房间。
  
  这座房间显然比大殿要小,但是装饰要显得更加气派,皇帝的贵州之气溢于言表。
  
  四周的摆布也有奢靡的意味在弥漫,叶泽甚至已经闻到了钱在燃烧的味道。
  
  忽然一阵呼噜声传来。
  
  叶泽循声望去,看到了一个浑身赤裸的男子,怀中还搂着一个白嫩年轻的女人。
  
  虽然已经上了年纪,但身为皇帝的达克威尔非常勤勉,依然在很努力的在播种着自己的血脉。
  
  叶泽轻手轻脚的走上前去。
  
  先是仔细欣赏了一番女人柔软曼妙的身姿,许久过后才将目光挪到了达克威尔略显松弛的身体上。
  
  这家伙没穿衣服,对叶泽来说可真是帮了大忙了。
  
  他立刻伸出了一根手指,随即指尖凝聚出了一股暗影魔力。
  
  就像是一根又细又长的刺针。
  
  然后阴恻恻地凑到达克威尔的跟前,将这根纯粹由魔力凝聚出的这针,刺入了他的体内。
  
  达克威尔倒是没有做出任何反应。
  
  毕竟这只是纯粹的魔力,并不会给肉体带来疼痛,只不过会随着叶泽的意念,在体表被刻上一道魔法的痕迹。
  
  这道痕迹平时不会显现,只有经过其他魔力的刺激,才会重新浮现。
  
  叶泽毫不犹豫地便刻上了玫瑰的纹样。
  
  由于他的属性是暗影,一旦被刺激自然便会自然地显现为黑色,叶泽对此非常满意。
  
  随后贴心的帮他们盖好了被子,默默退出了这间寝宫。
  
  也将被割开的墙壁严丝合缝的拉了回去,从外表上来看,根本就看不出有被破坏过的痕迹。
  
  这座寝宫,就宛如一切都没发生过。
  
  叶泽默默的离去,深藏身与名。
  
  ……
  
  办完这件事,离开了皇帝的寝宫,叶泽觉得神清气爽了一些。
  
  之前的阵阵焦虑感,也随之消失了一些。
  
  不过这股焦虑还没有完全消失,所以他现在打算去一趟皇宫别处,探查一下关于远见恶魔拉默的位置。
  
  目前他并没有任何关于拉默的信息,也不知道它究竟身在何处。
  
  可是叶泽也并不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