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走近娱乐圈之公司倒闭三百遍 > 王导1

王导1

不想错过《笔趣阁》更新?安装笔趣阁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

放弃立即下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梁平带着对美好剧本=美好电影的向往坐上了飞机,五个小时后,他见识到了世界能有多残酷。
  酒店房间的配色是很好看的,因为是顶层总套,设计也不全是奢华高大上的。陆北旌选择跟梁平摊牌的这个房间就是一间日式风格的套间。
  根据不专业的色彩评论师的说法,日式风格的配色就充满着压抑和低-欲-望,日式配色中大量运用低饱和度的色彩,看到确实会让人有干净、整齐和温柔的感觉,但是,低饱和度的色彩会降低人的欲-望,色-欲啊物欲啊,甚至生存欲都算。
  当然,也会降低人吵架的想法,会变得比较平和——这是路露说的。
  
  更因为这间套房在走廊另一侧的尽头,距离工作人员的房间都很远,就是真的一言不合吵起来了也不容易让人听见。
  
  路露是觉得梁平会生气的。
  当然,梁导肯定是生气了的。
  还很委屈。
  因为他还带来了新的剧本,已经在最大限度上放大了女主角的作用,给她设计了另外一条线,当然,最后用不用还是两说,毕竟还要拍出来看效果,拍出来效果不好的话,删起来也更轻松,因为她的线跟其他人都没有交际。
  
  陆北旌接过剧本没有先看,放在一边,先告诉了梁平他把王青山请来的事。
  就像他要是空降到一个剧组,不会是去当配角的一样。王青山空降,肯定也不是来当副导演的。
  梁平就知道自己被开了。
  
  梁平是要生气的,但他拿不准要不要生气,要不要拍桌骂人,还是对薄公堂。
  ——他接拍这个电影可是有合同的。
  
  合同约定,他收到的报酬是分几次给的。
  第一笔是定金,签完合同就打款,期间假如剧组撕毁合同,定金不退,他白得。
  第二笔就是第一次正式的酬劳了,占他总酬劳的十分之一,开拍后第一个月打款。
  第三笔同样是总酬劳的十分之一,第二个月的第十天打款。
  他现在刚收到这一笔,第三笔还没到时候。
  
  现在是剧组撕毁合同不让他导了,那他就只能拿现在这么多的钱,已拿到的不必退,没拿到的也不给他了。
  但他要是不服气,可以选择跟剧组打官司把后面的钱要到手里。就算不能全要到,至少也可以在剧组身上咬下一块肉。
  
  但那样做就是不跟陆北旌玩了,以后大家都不一起玩了。
  
  梁平是想跟陆北旌一起玩的。
  当然,钱也想要。
  他的想法是钱,最好能一次付清给他当无缘无故辞了他的好处费。当然,影片后续收益他就不管了,他只要合同里约定原本该付给他的钱。
  假如这个钱不能全拿到手里,那至少也要提升一下他在陆北旌公司的待遇。
  比如让他继续拍陆北旌的电影。
  比如给他介绍其他的电影的机会。
  
  既然有所求,那哭哭闹闹时就要注意分寸,要懂什么时候该哭,什么时候该闹,什么时候该忆往昔两小无猜,望今朝郎心如铁。
  
  总之,要适度。
  
  梁导在心里排演了一遍,就伤心的说:“那就是不要我了吧……你这是不要我了……”此时此刻,他就是秦香莲本莲。
  陆北旌:“……”戏精祖宗在此,何言小妖精在此撒野。
  
  陆北旌叹气,让梁导再演一会儿,说:“这样,我想的是你先跟着王导学一学,我给你算成联合导演,合同改一下,因为我要给王导合同,你的合同就不合适了,不然你的合同定太高,我不好给王导条件。”
  梁平大惊失色!
  王青山是个视金钱如粪土的老头子,他是个俗人啊。
  梁平马上说:“这个不行吧……我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夺了我的导演不说,钱也要砍,我太冤了吧。”
  陆北旌:“给个面子。等这部电影杀青后,我就跟对思思一样,也另外给你加红包,这样行吧。我肯定不会让你在钱上吃亏的,回头再补给你。”
  
  这个面子,梁平是不得不给的。
  陆北旌是个不讲人情的混蛋。他现在眼里全是好剧本+王青山,根本没有他梁平的位置!他要是敢闹,那陆北旌肯定就真的不要他了。
  
  梁平刚才丢了剧本和电影就已经很苦了,现在连钱都要少,顿时就跟生嚼黄连似的,脸都扭曲了。
  
  陆北旌知道必须要安抚,不能白把人扔下不管,这是要闹矛盾的。
  他说:“我正在找下一部电影的剧本,你去选吧。回头让你来拍。”
  梁平对这个大饼是有点想要,又有点不敢相信。
  梁平:“那我找的本子你拍吗?”
  陆北旌:“你能找到好本子我肯定拍。”
  梁平叹气:“哪有那么多好本子啊……”
  
  路露见谈得差不多了,就插-进-来说:“按计划下一部是商业片。梁导,你可要找一个不下于《武王传》的好片啊。”
  梁平瞬间就来精神了。
  商业片虽然与奖项无缘,但它投资大啊。投资大就等于好赚钱,就等于他也能赚很多钱。
  
  假如没有理想,那就要有很多钱,钱也可以成为理想的。
  
  梁平很快就把“拍一部得奖的片”这个理想换成了“赚他N的钱”,并取得了心理上的平衡,爽快的去找王导报道了。
  
  遇见王导,对梁平来说是一个非常难得的学习机会。因为他当年根本没有丝毫可能钻进王导所在的那个团体,别说有一席之地,打杂都用不上他。毕竟现在学历膨胀的厉害,他毕业时央视已经是非外国顶流学历不进+一个萝卜一个坑+根红苗正+优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